巨菌草种植基地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

中国菌草背后的“另类”科学家

2020-02-07

福建农林大学研究员林占熺在查看利用巨菌草碎渣来培育的菌菇。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

微信截图_20200207123550.png

新华社福州11月17日电(记者 顾钱江 贺飞 宓盈婷)蘑菇与野草,本不相干。但有个异想天开的中国人,让它们结合,菌草由此诞生。

那是1986年,林占熺用野草替代木头种蘑菇成功,此草即菌草——可用来培养食用或药用真菌的草本植物。今天,菌草之用已远超字面含义,在脱贫、治沙、畜牧、发电等可持续发展前线,释放出巨大潜力。

2018年11月16日,中国菌草在APEC峰会前的巴布亚新几内亚露面。

当天,在中国和巴新两国领导人见证下,中国援巴新菌草旱稻技术项目协议正式签署。“这里会成为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典范。”望着当地高达数米的巨菌草,福建农林大学研究员林占熺自信地说。当天是他的生日。

作为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带头人,林占熺在努力推动另一件很多人没听说过的事:用菌草在黄河两岸立起生态安全屏障。

福建农林大学研究员林占熺在查看利用巨菌草碎渣来培育的银耳。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

“这是中国人的一个发明”

40年前,福建推广段木养菇,为人们打开致富大门。时为三明真菌研究所技术员的林占熺却忧心忡忡:食用菌生产若靠大砍树木,势必产生“菌林矛盾”,付出巨大生态代价。

林占熺灵机一动,能否用草代替木头栽培食用菌?回到母校福建农学院,林占熺利用业余时间探求答案,在1986年初成功地以芒萁等野草为原料种出食、药用菌,后在日内瓦国际发明展上获大奖。

1996年,在首届菌草技术国际研讨会上,林占熺正式为菌草确定英文名“Juncao”。有人担心外国人不明此为何物,“看不懂没关系,那他就来学吧。”林占熺说,“我就是想让世界知道,这是中国人的一个发明。”

菌草,是“菌”与“草”融合产物,颠覆了已有认知。比如那像甘蔗但更高的巨菌草,有人一见就说它费水费肥,断难在干旱地区推广,但林占熺实测发现,生产一吨鲜草耗水约19吨,只相当于一吨青贮玉米用水三分之一,而菌草更省水。

林占熺的菌草创新之路越走越宽,已选育45种菌草,菌草技术从“以草代木”种菇扩展到菌草生态治理、菌草饲料肥料、菌草发电、菌草材料等众多领域。


标签

最近浏览: